當前位置:首頁 > 醫藥 > 頭條新聞 > 正文

廣西都安:這筆補助款去哪里了?

2019-10-21 20:12:03來源:健康時報網|分享|掃描到手機
閱讀提要:打進卡里卻被凍結無法使用,廣西都安部分村醫追問補助款去哪了?

基本公共衛生服務補助金打入賬戶3年后又被收走,廣西都安部分村醫追問——這筆補助款去哪里了↑

編輯同志:

我是廣西壯族自治區河池市都安瑤族自治縣的一名村醫。從1998年從事村醫職業,到如今已堅守崗位21年。

2015年,衛生部門把我的身份證拿去辦了銀行卡,存進了2.5萬元,聽說這是國家發的基本公共衛生服務補助資金。可是這筆錢除了2000元之外,其余的都只是“卡里的數字”,凍結在卡里用不了,我們還被要求簽署承諾書不許掛失。到2018年12月,這筆錢在卡里不見了。

為什么錢打到卡里又收回?這筆專項款究竟去哪兒了?我們去相關部門問,也問不到,也不知道去哪里查。希望黨報對這一問題予以關注。

廣西壯族自治區河池市都安瑤族自治縣鄉村醫生 黃 海


(人民日報記者 沈童睿 健康時報記者 徐婷婷 張赫 健康時報視頻記者 李浩)基本公共衛生服務補助資金,用于鄉村兩級衛生機構提供的基本公共衛生服務項目,屬于“專款專用”的范疇。

打進村醫卡里卻被凍結無法使用的“基本公共衛生服務補助資金”究竟去哪了?8月5日,記者前往廣西壯族自治區河池市都安瑤族自治縣多個鄉、村進行了采訪調查。

“看到新政策,我們都很開心。但這一政策在我們這里沒得到落實”

“國家這一新政策很好,但我們幾乎感受不到。”記者采訪都安瑤族自治縣不同鄉、鎮近10位村醫,得到了相近的回答。都安有近20個鄉、鎮,300余名村醫。多位都安村醫告訴記者,目前平均一個村衛生室服務約2000名村民。

2015年,都安各鄉、鎮的村醫,身份證統一被“上交”,隨后收到一張銀行卡,并有1萬—3萬元不等的資金打進來。“聽領導說,是撥付給村醫的基本公共衛生服務補助資金。”都安瑤族自治縣鄉村醫生黃海(化名)告訴記者。

只不過,這筆資金從2015年至2018年都處于凍結狀態。大多村醫在銀行不定期的解凍中,取出了1000—3000元可用余額,到2018年12月,剩余的資金被全數收走。

國家基本公共衛生服務,是深化醫藥衛生體制改革的重要工作。包括健康教育、預防接種、重點人群健康管理等基本公共衛生服務內容。《醫療衛生領域中央與地方財政事權和支出責任劃分改革方案的通知》提出,要堅持政府在提供基本公共衛生服務中的主導地位。中央與地方分檔按比例分擔,第一檔為8∶2。

廣西,正是位于第一檔的名單當中,80%都是中央撥付的專項款。按照國家規定,60%留在鄉鎮衛生院,40%要下撥到村衛生室。

“看到新政策,我們都很開心。但這一政策在我們這里沒得到落實。”黃海告訴記者。眾多都安村醫均表示,村醫收入仍是每個月300—600元之間。

廣西壯族自治區人民政府辦公廳印發《關于鞏固完善基本藥物制度和基層運行新機制實施方案的通知》明確,要保障基本公共衛生服務經費,按要求進行撥付、使用、管理和監督。基本公共衛生服務經費專款專用,不得截留、挪用、擠占。

而在都安瑤族自治縣,記者采訪的多位村醫都不知道,基本公共衛生服務補助資金究竟去哪了。留給村醫們的,僅有手頭一張“余額為零”的銀行卡。

\
健康時報記者 徐婷婷/攝

補助資金管理亂,都安相關管理部門暫無正式工作人員

根據原廣西壯族自治區衛生計生委《關于進一步落實鄉村醫生基本公共衛生服務補助資金的通知》,縣級衛生計生行政部門是落實鄉村醫生基本公共衛生服務補助資金監管的責任主體。

帶著都安村醫普遍存在的疑問,8月6日下午,記者來到了都安瑤族自治縣衛健局。

縣衛健局接受群眾信訪工作的辦公室,大門緊閉,窗戶上滿是灰塵。隨后,記者找到縣衛健局辦公室人員,得到的答復是“由衛健局醫政醫管股去調查和解決”。

“村醫由醫政醫管股負責,但是目前沒有正式的工作人員。”醫政醫管股一位負責人則向記者透露,“我目前是借調到衛健局醫政股,但是我沒有編制。”

對于村醫該找誰來詢問公共衛生服務項目資金事宜,以及基本公共衛生服務補助金的監督和檢查工作,這位醫政醫管股負責人說:“我不知道,我不懂,你們問領導吧。”

記者從縣衛健局副局長韋家嚴處了解到,自2012年以來,縣衛健局成立了衛生院會計集中核算管理中心,國家發放的公共衛生服務項目資金由該中心負責管理。

但該會計核算中心也是臨時機構。“雖然我是會計核算中心的總會計,但實際上都沒有這個崗位。說是縣級機構,我們又沒有這里的編制。說是鄉級機構,我們又在縣衛健局辦公,文件到不了我們手里,局里的領導怎么說,我們怎么做。”縣衛健局分管財務的會計核算中心總會計梁華稱。

績效考核不透明,村醫質疑工作量考核準確性

韋家嚴稱,“這筆錢不是村醫的,只是預付,以前我們簽過承諾書了”。

所謂的“預付”,是基于原廣西衛計委《關于進一步落實鄉村醫生基本公共衛生服務補助資金的通知》,要求2015年10月30日前全額預付2015年基本公共衛生服務補助資金到鄉村醫生個人賬戶,次年3月底前,根據績效考核結果,結算上年補助資金。

村醫卡上的被解凍余額,就是按照考核結果發放的補助金。但記者發現,工作量考核存在不透明、統計隨意的現象。

2011年,《廣西壯族自治區人民政府辦公廳關于印發進一步加強鄉村醫生隊伍建設的實施意見》指出,要合理分配基本公共衛生服務任務量,加強績效考核,考核結果在所在行政村公示。

根據會計核算中心提供的績效考核明細,“某鎮某村某位村醫,健康檔案管理完成量‘0’、老年人健康管理完成量‘0’……”每項公共衛生服務項目,均列有明細,其中諸多村醫的公共衛生服務項目的明細上,多個項目工作量為“0”。

梁華稱“工作量考核結果都是村醫本人簽字確定過的”。不過,多位村醫表示,這些會計核算中心提供的村醫簽署的“工作量”,卻并非村醫本人簽字。

對于表格中各類工作量明細,一位村醫告訴記者:“這是我第一次看到,從未簽過類似表格,從不知情,也沒有見到過公示材料,實際工作量與衛健局提供的考核零工作量也存在不符之處。”采訪中,多位村醫均反映了類似的情況。

記者拿到都安瑤族自治縣衛健局所說的“承諾書”發現,除了要求村醫“保證不會擅自對賬戶進行掛失或要求銀行解凍”之外,對于預付方式以及工作量考核,無任何解釋說明,并明確稱“這部分資金縣衛計委有權進行調配”。

在都安采訪過程中,多位村醫告訴記者,對于簽署的承諾書,不懂什么意思,只知道簽了才能拿到銀行卡,所以就簽了。

600余萬元滯留賬外近3年,補助資金沒有發揮應有作用

“涉嫌嚴重違紀違法,已經立案。”8月7日都安瑤族自治縣監察委員會第四紀檢監察室覃芳誼說,“按照都安瑤族自治縣衛健局的做法,公共衛生服務項目補助資金脫離監督管理已達兩年七個月,一直到查處這個問題為止。”

都安瑤族自治縣衛健局將資金凍結在村醫賬號上的依據是《關于進一步落實鄉村醫生基本公共衛生服務補助資金的通知》。都安瑤族自治縣監察委員會認為,縣衛健局并未嚴格遵照文件要求,并涉嫌嚴重違紀違法。

都安瑤族自治縣衛生院會計集中核算中心將2015年基本公共衛生服務補助資金由銀行代發轉入各鄉鎮村醫個人賬戶7700102.2元,但在會計核算中并未按規定通過其他應收款科目作為全額預付處理,而是將資金全部在醫療衛生支出科目列支,形成虛列資金。截至2018年12月,已解凍給村醫使用的資金1166225.15元。

也就是說,這筆資金已經被認為是花在了為都安縣各鄉、鎮居民購買基本公共衛生服務上。但實際上,僅僅是在村醫卡上就凍結了近3年時間,并沒有真正惠及基層群眾并發揮其應有的社會效益。

都安瑤族自治縣監察委員會出具《關于要求上繳虛列基本公共衛生服務項目補助資金的建議》指出,都安瑤族自治縣未按照規定于2016年3月底進行結算收回資金, 致使600多萬元的基本公共衛生服務項目補助資金滯留于賬外長達兩年七個月的時間,違反了相關法律法規。

為了保證資金的安全,都安瑤族自治縣監察委員會要求將虛列資金余額上繳國庫,并對原縣衛計委副主任等14人進行立案調查。

10月15日,記者再次致電都安瑤族自治縣紀委,辦公室工作人員回復表示,目前此案仍在調查中。

■編后

把惠民資金管好用好

一筆基本公共衛生服務補助資金,滯留賬外兩年七個月,本是造福群眾的補助資金,卻被堵在了產生社會效益的“最后一公里”。究其原因,不難發現有官僚主義作怪的影子。

近年來,黨和國家出臺一系列惠民政策,在諸多領域投入大量資金。這些資金絕大多數發揮了提升民生福祉的巨大作用,但在一些地方,中央的惠民政策在落實過程中遇到了官僚主義,有的干部抱著例行公事的敷衍心態,覺得只要把錢發下去,就算完成任務了,對有關法規政策不認真學習,對群眾關切不及時回應,對資金使用的社會效益漠不關心。一項項惠民政策,一筆筆惠民資金,就這樣在官僚主義面前,效果大打折扣。可以說,這筆涉及群眾切身利益的款項,如此糊里糊涂,不明不白,有違中央要求,有負群眾期待,有愧自身職責。

要把中央惠民政策落實好,把惠民資金管好用好,必須戒除官僚主義。一定要本著對人民群眾利益高度負責的態度,找準問題癥結,查清事情原委,該糾正的糾正,該追責的追責,給群眾一個明白的交代。


(責任編輯:鄭新穎)

網友評論

  • 微信

    因專業而信賴

  • 微博

    微健康,隨時隨地不隨意

  • 手機報

    輕松看健康

新疆18选7开奖公告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